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教师 > 教育家名师 > 名师观点 > 正文

肖培东:键盘上跳跃的,是春天的脚步声

[ 作者:肖培东 文章来源:网络 更新时间:2018-1-14 17:16:27| 收藏本文 ]
在线投稿】【信箱投稿(qqs18@163.com)】 【背景: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FFFFFF 默认 字号:

点击进入名师肖培东专栏,阅读更多内容!

我觉得,我的恍惚与我沉溺于微信公众号有关。
  
  这两天,我总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劲,神思游离,又是踌躇满志,总想着要写点什么,而且要写出个惊天动地轰轰烈烈,大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。看手机的时间明显增长,走路的时候要看,骑车的时候要看,一只手用筷子夹菜,另一只手却又在拨划着手机屏幕,洗澡的时候会把手机放在浴室的高处,全身涂上沐浴液,还不忘用沾满泡沫的手去抓捏手机,至于坐在沙发上,躺在竹床上,就更多与手机相伴了。从早到晚,太阳升起,月光淡去,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方块之间,茶饭不思,魂不守舍,日子就这样充实又无聊。
  
  这些变化,是源于微信个人公众号的开设。这东西,弄不好,像鸦片,而且看着很优雅,很文化。
  
  曾经,我一直警惕着要远离微信。我用智能手机比较迟,朋友间开始流行用微信传递信息的时候,我还是坚持使用老旧老旧的步步高滑盖手机。手机于我,也就是打打电话,发发短信,其他也没多用处。再说我的手指灵活性差,在光滑的苹果机表面划划点点的,我总觉得费力费时。我至今不会开车,估计也是和这样的心理暗示有关。后来,朋友送我一个苹果5手机,我闲置了好久,觉得再不用可能就没啥使用价值了,也辜负了好友的一番心意。可我还是习惯带上我那都磨出时光年月的老手机,专门用来打电话。好几次,聚会宴席,其他人入席后都是很高雅地摆出苹果手机放在桌前,我倒好,那个褪色黯淡的步步高手机如此坦然。大家笑我跟不上形势,忒节俭,有好心的甚至急着说要送我一个,我才慢吞吞地摸出苹果5,苦笑着说自己不习惯用这玩意儿。你看,电话来了,滑盖一顶,声音就到,多潇洒!一片笑声中,朋友们说弄个微信吧,有空微你方便,我就说好吧。
  
  这一“微”彻底改变了我!我们竟然可以这样聊天的呀,而且随时可以晒自己的呀!吃个饭,拍一拍;到个地方,拍一拍;买本书,看不一定看的,拍是一定要拍的;街上遇到一只狗,拍下来晒一晒;路上飞过一只鸟,镜头也要追一追;阳台上花开了,要拍,花枯了,也要拍……而且,再远,我都可以看到好朋友们挠首弄姿的各种照片,再加上美颜,乖乖,一个个赛西施似潘安,自我陶醉,快快乐乐。一天之中,天上飞的,地上爬的,远到美国,近比小镇,各种信息淹没,我整个人就睡在微信里了。这还不算,我开始卖力地期待朋友圈里的点赞和评论了,发个小狗小猫,就几分钟看一看,几分钟瞧一瞧,谁谁给我点赞了,谁谁为我写评论了,若是点赞满满好评多多,日子就无比幸福。
  
  我看书的时间少了,写文章的真诚感少了。我对自己还是有警戒的。有空的时候,我就读读诗歌,我不是诗人,但我怕微信生活带走我原本不多的诗意。我总想,所有的现世浮华会渐渐远去,若我还能是一个在读诗的人,那么,我就会对世界仍持有纯真、好奇和汹涌的爱意。
  
  总要有点东西在为自己坚持!我为自己找安慰,我又始终在“微”生活。
  
  微信以后,开始流行微信个人公众号了。我因此认识了许多有理想有热情的朋友。河北唐山张丽钧老师,身兼数职,笔耕不辍,写教育,写生活,写语文,篇篇精彩。陕西张亚凌老师,我很喜欢她细腻朴实的文笔,温暖,亲切。更有好多语文人的语文教学公众号,每天及时地送出语文教学大餐,让我沉醉在美丽的语文的世界里。我深深佩服这些极其纯粹的为真诚因热爱而写文章发送文章的朋友,他们,给予我的世界许多的光彩和力量。可是,我又因为微信耗费我时间的缘故,我一直没敢开微信个人公众号。我这样一个意志力不强、缺乏自控力的人,是很容易因急于公众而落入幽谷深渊的。我怕我心里有杂念,不如朋友们纯净。于我,会不会这样呢?你公众的东西,开始是文章是才华,接着是心情是自我,最后便是你不可抑制的存在感和自得感。第一天,你的文章收获了一千点击量,你高兴了,你就想着第二天要超过两千,等到一万了,你怎么想的都是十万加。有留言功能了,你读读粉丝的留言都觉得天地是我的,等到打赏了,更觉得“我”的价值之大。功利时代,人心浮躁,众人传阅的又大多是社会热点,以及热点中的说三道四、嘲东讽西,王宝强婚变啦,杭州保姆纵火啦,警察和小偷打架啦,国庆车堵几千米啦……为迎合世人的阅读视野,我可能或必然会像躲在社会热点后的小野兽,只等新闻热点出现,立马搜寻最能夺人眼球的视角,键盘疾敲,或义愤填膺,故作高深,或剑走偏锋,标新立异,最后,还按上一个长长的触目惊心的标题,便开始收获阅读量和点击数,这种功利性十足的快乐甚至会让你忘记了那些哭泣和忧伤。我担心自己的文字失去真诚,失去专业,失去自己的内心。我怕自己成为一个急于等待苦难和热衷发生故事的人!每天盛气凌人般地功利地写着写着,我丢失的就不只是语文。
  
  确实,有些我喜欢的人,写着写着,后来的文章,不像我喜欢的样子了。
  
 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马斯·曼说:“不要由于别人不能成为我们所希望的人而愤怒,因为我们自己也难以成为自己所希望的人。”我对自己最好的喜欢,不是去愤怒别人,而是去提醒自己。可是国庆假期,闲了下来,我竟然捣鼓出了微信公众号。我自己的文章,发上去,也开始朝圣般地等待,而有些等待,超越了文字的真诚。这样,就有了这两天的恍恍惚惚,精神涣散。
  
  晚上,母亲喊我吃饭,我说想发个文章想得烦。母亲听了,说:“写文章就想文章的事,有啥好多想的。”我听了,好像明白了一些。原来,让我心有所累的不是公众号本身,而是公众号以外的诸多炫目的东西。
  
  抛弃一些,纯净一点,轻松一点!
  
  饭后,我读了一首童诗,开始安静地码字。键盘上跳跃的声音,像春天的脚步声……
  
  


[点击关键词全站搜索更多关于肖培东教学的教学资源]
■文章录入:admin_qqs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_qq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