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教师 > 教育家名师 > 名师观点 > 正文

肖培东:十分钟,是给她的

[ 作者:肖培东 文章来源:网络 更新时间:2018-1-14 17:17:12| 收藏本文 ]
在线投稿】【信箱投稿(qqs18@163.com)】 【背景: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FFFFFF 默认 字号:

点击进入名师肖培东专栏,阅读更多内容!

我已经说不清那天有没有太阳,可那双眼睛,我记得清楚。

那双眼睛,顺着头低了下去。她紧闭着双唇,怎么也不愿挤出一丝声音,甚至上下唇之间看不到一点蠕动的迹象。我提醒她抬起头来,她不言语,略略把头举了一点。我看清楚她了,慌乱中脸色有点白,头发散着,那双眼睛死死守着一种倔强的光芒。我再微笑着看她,她终于是又低下了头,低下去的眼睛渐渐多出点迷茫。

“来,你来说说《植树的牧羊人》最后一次‘我’和老人的见面,阅读后你圈点勾画出什么句子。”

她坐在第一排的最右侧,和她同排紧紧挨着的是三两个男同学,我感觉他们之间好像隔得很远。男同学凑在一起,她却孤立在另一个岛上。

我把她叫了起来,想听听她的声音。这个问题不难,读书你总会画出点什么,而且你只要画点什么了你都可以说,后面的梳理还有我和其他同学呢!再说,前面几个同学回答得都挺好,声音响亮,读书有气势,还能顺着我的引导说出个一二三来。

她站在那里,一言不发。

那几秒钟,我觉得很长,我还是微笑着。她,不说话。

“我看看你的课本,你画出哪个句子了?”

她的课本无辜地摊在桌上,上面没有一个字,没有一条画线。

“你为什么都不画呢?你可以像同学们一样画出你觉得重要的语句的。”我疑心是她的态度问题,正想说两句。她的眼睛低下去,盯着桌子,又抬起来,看着我,她还是不说话。

“好,先坐下,听听其他同学是怎么回答的,你也学着圈圈画画。”

她坐了下去,没有同学和她私语,她也没去看其他同学。

又过了几分钟。课堂进入到新的环节——第二次来高原时,高原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,孩子们的回答可多了。

“看到了一片灰灰的薄雾,像地毯一样,铺在高原上。”那是树!

“1910年的橡树已经长得比我都高。”真好!

“这些白桦树棵棵鲜嫩、挺拔,像笔直站立的少年一样。”可不,老人真了不起。

“路过山下村子的时候,我在这个曾经干旱无比的地方看到了溪水。”真是奇迹!

“来,这位女同学,你也来读读这个句子。‘我在这个曾经干旱无比的地方看到了溪水’,你读读。”我又一次叫起了她,她站起来的时候多少有些不乐意,缓缓的,像沉睡的湖水,怎么都不想冲出缝隙去寻找远方……

她躲开我的视线,默默地站着,不说话,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

报告厅里一片安静,所有的老师都屏住呼吸,他们的目光,有的是投向她的,有的则是落在我的肩上。

时间一点一点流失,其他同学开始窃窃有声。

我微笑着:“那,老师和你一起读好吗?来,我在这个曾经干旱无比的地方——”

她没跟上,我的声音很寂寞。

我有些尴尬,但看到她的眼神,那种逃避所有的眼神让我感觉到一种深深的孤独,我觉得,我还得要和她再读一遍。她,应该是一个自闭的女孩,她的世界,不愿意有其他的声音,她的声音,也不愿意逃逸到其他世界。

“来,和老师一起读读,老师读前半句,你读后面那个词就可以,我们读出高原的变化。”我轻轻地说,报告厅里每个人却都能听到。

“我在这个曾经干旱无比的地方——”

“我在这个曾经干旱无比的地方看到了——”

我说了两次,多加了词语,她终于挤出了一丝声音“溪水”,轻得就像缓缓匍匐流过鹅卵石的溪水。可我听到了,听到了!所有人都听到了!

“读得真像轻柔的溪水,你看,你读出了溪水的姿态。”其实,为表示惊讶,为突出高原的变化,这里的“溪水”读起来应该上扬,夸张些,声音里有一种满满的惊喜。可这时,我已经很开心了,所有的人都为我松了口气。

……

“老人创造了高原奇迹,你认为奇迹该归功于老人哪种精神品质或性格特征?”这,是课堂的高潮期了!

“坚强!”“毅力!”“热爱!”“细心!”“无私!”“单纯!”“稳重!”

厚厚的冰排不停地涌动,撞击,此时的课堂,已经像一条奔跑的河流,我听得见满山的鸟叫,嗅得出黑土的芬芳。什么叫快乐?艾青说:“去问开化的大地,去问解冻的河流。”我想,她应该也想探出头,露出春天的绿意了吧。

“来,你来说说!”我的眼里满是期待。

她料不到我还会叫她,晃了晃身子,站了起来,眼光散着,不说话。

河流停滞了流动,报告厅里又是一片担忧的寂静。

“没事,还没想好,对吗?先坐下,我们不急。”

温暖的文字会让我们僵硬的身躯柔软复活,可是我怎么面对她的决绝?心灵的橹与桨怎么就如此深深地藏匿起来了呢?我不惧怕我的课的相关评价,我想到她的世界,我深深地疼痛。可我,还是笑着。

“最后一次发言机会,来,留给你了!”第四次叫起她了。

她依旧双唇紧闭,冰冷而又陌生。

我不死心,向前靠近了一点,她的眼睛无法再躲开了。

“你觉得老人还有什么品质呢?”她不说。

“这节课,老师是第四次叫你回答问题,你觉得老师对你——”我迎上去,不让她有逃避的空间。

“耐心。”

“耐心!”

她说的很轻,我说得很响!

“那你看,老人在高原上种树是不是也足够耐心?”

她点了点头,眼睛转了转。

我笑了,我不知道世界在她的眼里是什么色彩,但我知道,今天,她是能感受到一点阳光的。关上一扇门,她觉得是安全的,其实是最危险的。生命,不能这样被遗弃,像一根羽毛,像存在一样轻。

我喜欢她转动的眼睛。

下课了,他们都站了起来,慢慢有序地走出。我等着她,拍着她的肩,说:“你有点紧张,对吗?”她点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,我高兴极了。很快,我忧伤地望着她离去。

后来,她的老师很抱歉地告诉我,她是个很自闭的女孩,怎么问都不说话啊,很抱歉。我望着空去的座位,觉得抱歉的,是我们。

“我是为你而来的”,电影《当怪物来敲门》里,树怪看到康纳后的第一句话是这样说的。

不爱说话的、孤僻的、受伤的男孩子康纳遇到了一位奇怪的客人,每天晚上来敲他窗,要给康纳讲三个故事,并且要康纳用一个故事作交换,这个怪物就是康纳家对面山头上的那棵千年老树。老树给男主讲了三个故事:王子与女巫的故事,药师与牧师的故事,透明人的故事。三个故事,与分辨对错有关,与信仰有关,与人生有关,靠着树怪的治愈,他度过了漫长的痛苦时期。康纳走出来了,重新认识和接受了自己,变成了大家期望看到的那个快乐的自己。其实,我们生下来都是孤独的,在每个故事中,我们改变了自己,融进了世界的丰富和美丽。那么,女孩,会有人给你讲故事吗?

忘了说,这堂课,我上了55分钟,十分钟,是给她的。

想起那双不对视的眼睛,我觉得,十分钟,还太少。

真的!

——2017.11.6苍南教学记录



[点击关键词全站搜索更多关于肖培东教学的教学资源]
■文章录入:admin_qqs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_qq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