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教师 > 教育家名师 > 名师观点 > 正文

肖培东:梦在春天

[ 作者:肖培东 文章来源:网络 更新时间:2018-1-14 17:17:37| 收藏本文 ]
在线投稿】【信箱投稿(qqs18@163.com)】 【背景: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FFFFFF 默认 字号:

点击进入名师肖培东专栏,阅读更多内容!

前几日,曾一度以为春天来了。因为我的梦在春天,所以,我更在意对它的等待和探寻。
  
  趴在窗口,静静看着紫藤下的那方草地,我分明听到了泥土惺忪的哈欠。我一直相信,在冬天中最早醒来的是泥土。几日的暖阳,早把它们唤醒。于是,土儿们开始了一季最初的噪动。春的气息在它们的骨缝间游走,一如投递的邮使,把门铃一一地按响。春,开始传染!草坪、花架、紫藤、树梢……如涟漪般荡漾开去。我似乎看见了春的身影,在大地上蔓延,就若被淡云暂蔽的光影,随云朵的飘移,光影遂在大地上延展一般。所到之处,春便如做弥撒的神甫,轻轻点醒了一切的沉睡者,连一株小草,也会被叫醒。
  
  我等待的春天该来了!
  
  沉默了一季的树,也开始醒来,一改它们灰头灰脑的样子,不再那么冷冷了。它们毕竟是不肯安分于寒冬的管束,开始做着春天的梦计划。春天的醒意从土中,沿着树儿们的根,向着阳光的方向攀爬,树根、树干、然后是树叉,粗壮的、孱弱的,乃至细如发丝的树梢,都会着上了春的气息,春天从来是公平而充满爱心的,它不会冷落了任何一个。于是,窗外的那几枝曾经绚烂的槭树,虽已留在了去年模糊的记忆中,但此刻,它们站直了,站直了,春意唤起了它们的精神。尽管还是草色微无,但每一枝枝头的发梢上,微微的褐红,在阳光下,显得通透鲜亮。我知道,是叶儿们在作冬天最后的拥抱,而后,便是它们伸展身姿,装点春天的时刻到来了。它们绝不肯错过这一季的热闹,要在这绿色的世界里,抹上一些淡淡的红色,润出一个活泼泼的春天。
  
  然而,残冬从未放弃它垂死的禁锢,它要发一发它最后的淫威,虽然,失败是它早知的命运。你看,这几日不又是寒意浓重?残冬征来了冷风冷雨,让这两天变得格外阴冷。它驱逐了阳光,赶走了暖风,与春作着最后的较量。人们大都只习惯了春天的馈赠,享受她的花香鸟鸣,绿意暖风,却从不在意它的付出与不易。有时,我会冥想,春天若是有生命的,那么这一季的绿,莫非正是它与残冬搏杀后的流血?只是,春天的血是绿色的!若是这样,我真该对春肃然起敬。它那只是一贯妩媚柔弱、懒洋洋的作风,可曾被你我误读?在沉沉冬季的严威下,要生存,要积聚力量,要冲破禁锢,要重造那无数的生命奇迹,这生命的历程,充满忙碌,满载艰辛,谁会了解?何人在意?从冰天雪地中冲杀出来的春天,怎会少了那份硬朗与坚毅?春天,理应并不害怕打击!
  
  假如这遐想成立,我更愿意记住这每一个春天。它会给你我很多的信心与坚持,我会把我们的梦想托付给春天,因为知己是从不拒绝重托的。
  
  因为敬重这春天,每年我都会用心地去走近它,触摸它,记忆它,今年也不例外。我自有我亲近它的方法。因为我知道春天最早的使者——迎春花,一种卑微得只能在杂草间生存的小花。然而,在我心里,它便是春天的精灵。种迎春,是从我多年来一直保留下来的习惯,也是这许多年来,我从未曾淡却春天梦想的习惯与凭借。昨日趁闲,拿着小剪刀,去操场,寻找它们。虽然风依然凛冽,但它们的枝头却大都早已着上了春天的第一批花苞,虽然零星,渺小,渺小到你甚至无法看清它的颜色,但它们自有它们创造的奇迹的艺术,当一棵、两棵、三棵……无数棵地聚成一片时,满眼的黄色便展现在尚显枯黄的大地上,素雅而纯净,寒风吹不走,冷雨浇不灭,它们开得坦荡,开得自然,它们必将是春天的第一梦!
  
  我用心地寻找着,轻轻触碰它们因经寒历冷而冻成的暗红色茎叶,感受它们汁液间满含着的春的那份硬朗与坚毅。
  
  因为我的梦,我要细细地咀嚼它们,连同我的记忆、我的梦想、我的感动一起,让它们随同我的血液,弥散到我的血脉间、我的眼中、我的心头、我的希望里,去和相悦的人去分享,与我一起,期待我们的春天!
  
  


[点击关键词全站搜索更多关于肖培东教学,春天的教学资源]
■文章录入:admin_qqs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_qqs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